真的....其實還滿莫名其妙的

12/02 懷裡拽了員林台北國光客運來回票,背了伴娘該有的傢俬,

在省道經過田尾公路花園之後,我出車禍了!!!

先是感覺有東西打到我的膝蓋,低頭看了一下,

再抬頭發現跟前面的車太近,想說拉開車距向機車道的外側騎過去,

下一秒我就發現前面一台藍色小貨車,車頭猙獰的看著我,

緊急剎車卻還是撞上路邊高起的人行道,接著整個人撲上小貨車...

原來小貨車違規停在人行道上,

當時我腦中閃過我母親的臉,還有在台北等我去當伴娘的好友的臉......

我還在內心期盼不會太嚴重,被摔到地上的我努力起身想檢視自己的狀況,

在抬頭的那霎那,我知道,我必須對知交達18年的好友失約了........

 

似乎在那一瞬間我才回到現實世界,

我看到膝蓋下的右小腿內側,敞開的粉色肌肉與黃色脂肪,還有一截白色骨頭...

我頹然躺到地上,看著綴著白雲的晴空,哀嚎出聲.......

此時,真正體會甚麼叫"撕心裂肺".......

不曾體會的痛讓我"撕心裂肺"

不能守約的悔恨讓我"撕心裂肺"

想到母親憂愁的臉讓我"撕心裂肺"

恐懼自己的傷勢讓我"撕心裂肺"

害怕沒人救援讓我"撕心裂肺"

我放開喉嚨嚎叫出聲

期間看著車子從我腳邊開過,印象最深的是一輛小貨車,

司機跟副駕的乘客睜大眼看著我緩緩離開我的視線...

終於,有一位善良的大哥停下車替我報警叫救護車,

那一刻,我開始鎮定下來,

幸好電話就在口袋哩,而且能外撥

我的右手四根指關節因為擦傷正流著血,

我先打給同住還在學校上課的室友,她被我的哭泣與哀嚎嚇到,

但仍然鎮定的問我身在何處,

再打給我遠在台北期待做新嫁娘的好友,

聽到好友焦急的聲音,我的淚水不能停止,

我不停哭著說:對不起...不能當你的伴娘了...對不起,

好友慌亂之餘仍然不停安撫我,確認有人為我求援之後,問到通知家人了嗎?

坦白說,我沒有勇氣連絡家裡,彼時的我太脆弱,

我不知道聽到母親的聲音我會有甚麼反映,

好友便代我連繫了家人...

 

終於等到了救護車,一老一少救護人員看到我的慘狀也驚呼,

然後.....在我幾乎不能動的狀態下,我感到他們有些...呃...手忙腳亂....

對於怎麼處理我的傷腿也有些....小爭執...

最扯的來了,將我固定在擔架上後,

居然問我----小姐,你想送哪間醫院?

我想送哪間醫院???? 我痛得都快暈倒了還問我送哪間醫院? 挖阿災

我說不知道,他還訖而不捨的追問,是幫我叫救護車的大哥跟警察聽不下去過來說,員林員生醫院最近先送那裏

救護員還結結巴巴的跟我確認,小姐那就先送員生喔?

 好好好,當然好,只要快把我送到醫院,我在心裡哀嚎

好不容易送到員生醫院,一進急診室醫生一看就說我們不能處理要轉彰基,

令我不解的事來了

竟然不能立刻處理,為何不能原車再送往彰基?

結果我在員生醫院照了一堆X光片,但我確定不是照全身,他們也沒跟我解釋,

然後幫我的擦傷上藥,我估計在員生醫院至少待了半小時以上快一個鐘頭

期間除了照X光,我室友也到了,幫我找證件,一堆人來問我重複的問題...

然後就是等待....

終於轉到彰基,除了照X光之外,在員生醫院作的通通再做一遍...啊!有加抽血跟輸血,

然後就是等待.....

一邊傷口下的肌肉抽筋爆痛,一邊全身因為失血降溫的狂發抖....

但是只能他媽得一直等等等等等等....

 

在我出車禍到終於被推進開刀房清理傷口,總共等待了5個多小時.....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待續)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珊寶貝 的頭像
珊寶貝

1215Xiahtic

珊寶貝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9) 人氣()